页面载入中...

严歌苓:《陆犯焉识》必须写,《小姨多鹤》最难写

admin 日本雅虎 2020-02-08 648 0

  2019年6月,吉林省长春市某课后辅导班数学老师张某某在教室内,对年仅11岁的学生彤彤实施了猥亵。彤彤挣扎跑开后,立即告诉了家长,家长随后向公安机关报警。

  2019年11月,长春市宽城区法院以猥亵儿童罪判处张某某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采纳了宽城区检察院从业禁止的建议,禁止被告人张某某在刑罚执行完毕之日起五年内从事与未成年人教育相关的职业。

  “性侵未成年人犯罪的再犯风险较高,必须要在法律中明确终身禁业的规定。”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苑宁宁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

  苑宁宁认为,目前我国刑法所规定的从业禁止是针对一般的职业犯罪,往往被运用于企业经营者、工程建设行业、公职人员等。而且,相关规定缺乏配套执行机制,需要在法律中进一步细化。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宋英辉注意到,2019年10月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的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草案规定,对于具有性侵害、虐待、暴力伤害等严重侵害未成年人的违法犯罪记录的,不得录用,禁止其继续从业。“这一规定的目的,其实就是终身禁业。”

  从业禁止降低未成年人被性侵风险

  在几年前,性侵未成年人罪犯从业禁止,还停留在个别探索的层面。

admin
严歌苓:《陆犯焉识》必须写,《小姨多鹤》最难写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