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张楚新作《中年妇女恋爱史》 讲凡尘也讲星光

admin 大香伊在人线观看 2020-02-13 518 0

  他在谈论科研人员的道时,提出自己在导师带领下修炼得道的体会,是17年“因缘和合”中对“风行水上涣”的诠释,是养“浩然之气”。他在解释四位一体方法论的时候,引用了宗教界的“三位一体”学说和王阳明的知行合一,并进行了自我发展。

  是不是闻到了浓浓的民哲味道?见过太多类似的人,以为掌握了阴阳八卦、天人合一,就掌握了宇宙真理,其实各种术语堆积之下,貌似旁征博引,细究不过是穿凿附会罢了。身为院士弟子,竟然玩出了“我爱我师,我赞美师娘”的庸俗道路,令师门蒙羞,成为学术界笑柄,这样的“民哲妖风”,还是趁早收起来为好。

  第一,唐代服装的变迁往往在实物和思想之间起着中介作用,它自身的消化能力同吸收能力一样突出,力求在诸般差异中求得大一统的极致。就其整体特征来说,它的前期具有浪漫自由的风格,并通过这种形态造型独特地表现奋发向上的思想文化,在广泛融会外来文化中形成了“长安气象”。虽然有人认为“安可以礼仪之朝,法胡虏之俗”,但“都邑坊市,骏马胡服,相率衣盛,奢丽相高”,竟连贵族上层亦有此好。它的后期则以繁文缛节的装饰使服装趋向宽柔造作的地步,是其王朝衰落时矫饰主义的必然显现,这是因为遭遇的历史背景根本不同了。前期是国力强大的盛世,服装自发地引进起着锦上添花的作用,即使是民族冲突和战争也提供着接触的机会,促进了整个文化的发展。而后期则不然,服装的变化是以唐王朝没落、藩镇挑战和其他民族的入侵为背景的。在政局动荡、经济拮据的情况下,统治者重新找回礼制的程式,以维护自己的政权象征,把服装作为心灵中实体的慰藉,这是不同环境中生成的不同文化。

  第二,虽然唐代是中国古代文化发展的高峰,但即使在最开放的开元、天宝时期,服装的明快开化也总是受到封建王朝的压抑阻挠,保守势力害怕服装的变革必然会转向政治新观念的需要,因此要把那种突破传统规范样式的服饰视若洪水猛兽的“妖服”。在唐代服装几个变化转折时期,时时受到这种“俯就我范”的束缚。比如永隆二年,高宗就以“还淳返朴”“务遵节俭”为名,认为花间绫锦裙衣等,糜费既广,俱害女工。但实质上,正如他自己说的:“采章服饰,本明贵贱,升降有殊,用崇劝奖。”这主要是为了保持等级贵贱的伦常秩序,以千篇一律凝固的服装程式来凸显皇家显赫的地位。这种在并蓄兼收的同时出现的保守倾向被后世封建社会所强化,造成唐以后服装的创新长期受到遏制。

admin
张楚新作《中年妇女恋爱史》 讲凡尘也讲星光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